• <rp id="pkedt"><object id="pkedt"><input id="pkedt"></input></object></rp>
  • <th id="pkedt"></th>

  • <tbody id="pkedt"><track id="pkedt"></track></tbody>
    1.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十二章 陰獸
      ????“砰——”

      ?????一聲巨響,如同晴天霹靂,四周的氣溫驟然上升到一個可怕的高度。

      ?????只見一個巨大的火球將那六人包裹了起來,火球很大,泛著刺目的紅光,從外面只能隱隱看見他們掙扎的身影。

      ?????蕭破距離那六人還有一段不小的距離,但那火球的溫度卻已讓蕭破感到有些不支。他感到自己的毛發已被燙得卷曲,而額頭上的汗水剛滲出便被烘干。若非他肉體強悍,此刻恐怕已成了肉干。

      ?????蕭破都已是如此狼狽,那六人置身火球中央,情況自然不言而喻。只見火球中的人影慢慢停止掙扎,接著竟然慢慢消失,在烈火中化為一堆飛灰。

      ?????何等的凄慘,何等的悲涼?

      ?????蕭破心中不由發出一聲嘆息,在強者眼中,這些弱者就如同一群螻蟻,生死平淡如水,喜怒之間便會涂炭無數生靈??墒窃谏n天眼中呢?在蒼天眼中這些所謂的強者是否也如螻蟻一般,無足輕重?

      ?????片刻之后,火球慢慢消散,四周的溫度也漸漸恢復正常,而那六人周圍十丈的地方已成了一片焦土。

      ?????剛才還是活生生的六人,現在卻成了五堆灰骨和一具焦黑的尸體。

      ?????蕭破心中暗道不好,他本以為這六人能與曹煥打斗一番時間為自己爭取機會,沒想到曹煥居然速戰速決,秒殺了這六人!

      ?????“哼,區區螻蟻還敢與我抗衡!”曹煥沉吟一聲慢慢向蕭破的藏身之處走來。

      ?????“很意外是嗎?沒想到我會不惜損傷修為,強行使用靈級符咒“天火符”吧?”曹煥一邊走著,一邊笑道。

      ?????他走得并不快,因為在他眼中,蕭破這只獵物已成砧板上的魚肉,任由他來宰割。而一個獵人最享受的,就是看著獵物掙扎哀嚎。顯然曹煥此刻正是一個獵人,他自然也不會例外。

      ?????“你那點心思我怎會猜不透,想在我身后放暗箭,你還是太嫩了點。若是你一開始幫助那六只螻蟻,或許你還能多活一點時間?!辈軣ㄕf著已走到了蕭破面前,他的臉距離蕭破的臉不足一尺。

      ?????蕭破已經能清晰地感覺到曹煥呼出的熱氣,他已經知道下一秒鐘將會發生什么了。

      ?????可是就在蕭破準現身的時候,曹煥突然臉色變得煞白,吐出一口精血,臉上的獰笑也戛然而止。

      ?????他修為受損得這般嚴重?蕭破心疑道。不過他很快就否定了自己的判斷,因為只是催動幾張靈級符咒,曹煥絕不會受到這樣嚴重的反噬。那么會是什么原因呢?

      ?????“沒想到……我今日竟會落得如此地步?!币粋€沙啞的聲音慢慢響起。曹煥轉過身,一臉愕然。

      ?????只見地上那具焦黑的尸體居然活了過來,此人正是那名藍衣青年!不過此刻他的衣服已被燒成飛灰,肉體已經被燒得焦黑,若不仔細看很難辨認出來。

      ?????“哼?!辈軣ɡ浜咭宦?,然后擦干了嘴角的血跡,冷聲道:“區區螻蟻,我再滅你一次,這次定讓你死無葬身之地?!?br>
      ?????“就算你不動手我也已是一個死人,不過在死之前我也要拉你下地獄?!彼{衣青年沉聲道。他的臉已被燒得面目全非,看不清他臉上的表情,但話語間的憎恨惡毒之感,卻讓人不寒而栗。

      ?????“哦?本尊第一次聽到這么好笑的笑話,你以為本尊修為受損你便有機可乘嗎?”曹煥冷笑道。在他看來,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且不說他的修為比此人高了一階,單是他修煉幾萬年的神識,就算是法寶也很難傷他分毫。

      ?????而面前此人,顯然是連法寶都沒有的。

      ?????“能不能你待會兒就知道了?!彼{衣青年冷聲道。說罷,藍衣青年一聲沉吟,只見一絲絲灰蒙蒙的霧氣緩緩從他體內散出,然后在他的透頂慢慢凝聚,漸漸凝聚成一頭霧狀的妖獸。

      ?????此獸頭似蒼狼,身形若蛟,背有雙翼,后生三尾。雖然身體還只是一團煙霧,沒有實感,但卻陰氣逼人,讓人覺得心神不寧,如置身九幽地獄。

      ?????“陰獸?”曹煥驚奇道。

      ?????蕭破自然也看見,自然也認出了此獸。想來這藍衣青年能在天火中肉身不滅,這頭陰獸有著至關重要的作用。

      ?????陰獸并非妖獸,六道之中更是沒有此獸之道。相傳天地混沌之初,萬物相爭,而陰獸也在其中。只因此獸生性狡猾兇殘,好吃生魂,使得半數洪荒古獸因此獸而滅絕。始神大怒,將此獸盡數滅殺,永逐六道之外,永世不得輪回。

      ?????不過此獸雖已不在,但因其怨念之深,滲透宇宙各處,若是使用秘術取萬獸生魂加以祭煉,可得此獸一絲神念。雖然只有萬念之中的一絲神念,但其威能筑靈修士都要避其鋒芒!

      ?????難怪這藍衣青年有如此口氣,原來有陰獸為仗。不過這頭陰獸還沒有完全祭煉成功,剛才只是抵擋了一張天火符,此獸元氣已有些受損。而沒有祭煉成功的陰獸,跟完全體的陰獸威能差得也是非常之多。

      ?????“不錯,正是陰獸!今日我就要取你生魂,以泄我心頭之恨!方才我趁你不備,已注入一絲陰氣在你體內,只要我催動此獸,它便能取你生魂!”藍衣青年沉聲道。

      ?????“哼,若是這頭陰獸已經成型,我還會有些棘手,但看它的樣子,分明只是吞噬了八千生魂,區區一頭半成品的陰獸,也敢拿出來獻丑?”曹煥不屑道。

      ?????“不錯,此獸的確不是完全體,還差兩千生魂。不過它剛才已經吞噬了五個通脈期的修士生魂,還有……”藍衣青年并沒有說下去,因為他已經說不出話了。

      ?????只見那頭灰蒙蒙的陰獸,大嘴一張,朝藍衣青年天靈蓋咬去。一絲白色的霧氣被陰獸吸入口中,而藍衣青年也倒了下去,沒了生氣。

      ?????他竟然用自己的生魂喂養陰獸!蕭破心中一震,這顯然是他沒有預料到的事情。

      ?????而曹煥也被眼前的一幕驚呆了,要知道陰獸乃輪回之外的妖獸,被陰獸吸入生魂,永世不得超生,沒想到這藍衣青年竟然如此之狠,拼著魂飛魄散也要殺了自己。而陰獸吸入六個通脈期修士的生魂之后,修為也會得到大幅的增長,原本灰霧狀的身體此刻也凝實了幾分,此刻的陰獸雖然還沒有變成完全體,但比之剛才實力至少提升了一半!

      ?????陰獸的主人已死,自然變成了無主之物。陰獸本就不是妖獸,沒有思維和意識,在沒有主人控制之后,便會完全依靠原始的本能行事,吞噬周圍所有的生魂!

      ?????而曹煥此前已被藍衣青年注入了一絲陰氣,神魂傷得不輕。而陰獸又喜食帶有陰氣之人,那么它第一個目標必然是曹煥。

      ?????“真是瘋子!”曹煥大罵道,若是自己全盛時期,自然不怕這陰獸,可是此刻自己修為已經受損,還有蕭破在一旁虎視眈眈,自己的處境已經極為不妙了。

      ?????“蕭兄,若此刻你愿祝在下一臂之力,你們以后井水不犯河水,你看如何?”曹煥看著蕭破問道,雖然他明知蕭破不會答應,但只能試一試,畢竟這是他最后的希望。

      ?????“好!”蕭破現出身形,笑道。

      ?????“蕭兄此話當真?”

      ?????“當真?!?br>
      ?????曹煥大喜,沒想到蕭破居然會答應。雖然不知道蕭破是怎樣想的,但只要他能幫助自己渡過這一劫,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說。因為只要殺了陰獸,主動權就在自己手上,蕭破的生死也在自己手上!

      ?????“不過,我怎么才能信你?”蕭破問道。

      ?????“你想要我怎么做?我立血誓估計你也不會信,我們這種人血誓這種東西本來就是無法約束的?!辈軣ǖ?。

      ?????“這個簡單,為了表達你的誠意,你先和陰獸交手,我在一旁協助你。這樣我們殺了陰獸,你的靈力也不會剩下多少,自然對我夠不成威脅,而我現在修為低微,也無法傷害到你?!笔捚凭従彽?,他說的很真誠,好像他的確就是這樣想的。

      ?????“哼,我怎么知道你協助的是陰獸還是我?”曹煥冷聲道。

      ?????“哦?那就請曹兄自己定奪吧。是先殺了我再去殺陰獸,還是一起殺了陰獸放我走?!笔捚撇痪o不慢道。

      ?????“哼,姑且信你一次,要是我死了你也逃不出陰獸之口!”

      ?????曹煥最后還是選擇相信了蕭破,而那頭陰獸也在消化了生魂之后開始尋找獵物,而它感興趣的顯然是曹煥,于是大嘴一張向曹煥撲來。

      ?????“區區一只陰獸也敢在我面前放肆!”曹煥冷哼一聲,手上便多出一枚符咒。

      ?????“去!”曹煥沉吟一聲,符咒變化作一道紅芒,迎向呼嘯而來的陰獸。

      ?????“碰!”一聲悶響,火光瞬間吞噬了陰獸。然而片刻之后火光散去,陰獸只是在空中停留了片刻,虛幻的身體沒有任何受損。

      ?????“曹兄不用全力,難道是怕我在背后暗算你嗎?”蕭破笑了笑,然后接著道:“這頭陰獸的實力已經接近通脈巔峰,曹兄還是速戰速決的好,否則我二人今日都要命喪此獸之口了?!?br>
      ?????“哼,不用你說我也知道,方才只是試探一下此獸實力?!辈軣ɡ渎暤?。然后右手又多出一枚金閃閃的符咒,此符金光閃閃,一看就不是凡品,恐怕比之秒殺那六人的天火符品階還要高。

      ?????曹煥有些猶豫,但最終還是一咬牙,吐出一口精血在那枚金色符咒上,然后右手一揚,一道金茫飛向頭迎面而來的陰獸。
      大乳抽插喷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