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p id="pkedt"><object id="pkedt"><input id="pkedt"></input></object></rp>
  • <th id="pkedt"></th>

  • <tbody id="pkedt"><track id="pkedt"></track></tbody>
    1.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五章 飄飛的蜈蚣
      ????凌虛宗弟子冷眼朝下掃視一圈,眾人被嚇得立即縮著脖子,不敢再繼續嚷嚷。

      ?????幾家歡喜幾家愁,落選的人似是覺得受到不公平的對待,但絕大多數人都偷偷憋著笑。他們可是廢品靈脈,正感覺上天不公之時,突然發現幾個身具黃階靈脈的人和他們一樣,被拒于仙門之外,胸中的悶氣消散不少,不幸災樂禍,還為這幾人默哀不成?

      ?????見到眾人消停安靜下來,凌虛宗弟子便不再廢話,惜字如金道:“接受第二種測試的人,趕緊上臺!”

      ?????此話已經說完過去小半柱香的時間,卻未有一人走上臺來。

      ?????聽說上一次招收之時,因為釋放的靈氣威壓太重,有兩個人難以承受,七竅流血,身死當場,其余的人也都昏厥在地,沒有通過測試。鬼知道這次會出現什么奇怪的測試方法,仙道重要,性命更重要。

      ?????既然無人上臺,蕭破決定自己打個頭陣,但在上臺之前,還需要做些事,那便是廢品靈脈的問題,他可不信凌虛宗只派五六名凝氣弟子,前來打理招收之事,若是龍舟之上,還存在其他修為較高的修士,一眼看出自己是廢品靈脈,而且身具修為,不僅解釋不清,甚至還有危險。

      ?????他立即將自己的靈力全部收入靈海之中,手指對著自己胸前,瞬間連點數下,封住全身的水屬性,這才安心。這樣一來,他的資質,看起來跟黃階靈脈一樣。這種簡單的小把戲,雖然騙不過測試資質的法器,但騙騙人的眼睛,還是能夠做到的。

      ?????蕭破做完這一切后,雙腿重踏石面,趁反彈之勢躍起半丈高,凌空虛踩,只聽“噌噌”之聲連響,他就從眾人頭頂掠過,在即將到達擂臺之際,一個前空翻,穩穩站住,負手而立,一臉輕松。

      ?????眾人忽見一個十四五歲的瘦弱少年出現的擂臺之上,都睜大眼睛,因為蕭破一直獨自在外圍石頭上靜坐,所以眾人對他有所印象,回眸望向他剛剛靜坐的石塊位置,驚駭不已,那大石塊距離擂臺,少說有五丈遠,沒想到他竟只是一個躍步,看這少年悠哉悠哉,毫無吃力的表情,不禁都想:難道他還能更遠?他的年紀并沒有多大,為何輕功這般飄逸俊秀?

      ?????張玉成本來已經灰心喪氣,準備離開這讓人惱怒傷心的地方,卻見提他而來的蕭破,出現在擂臺之上,心中沒有緣由的升起一股希望,看著眼前風輕云淡的少年,他決定孤注一擲。而后他眼中閃出堅毅的光芒,仿佛定下什么決心,快步走上擂臺,靠在蕭破身旁。

      ?????李二狗見此,眼珠不停轉動,好像在想什么,看起來很是精明。他并不認識蕭破,但他能看出這少年的不凡,而且張玉成表面上盛氣凌人,傲視無物,其實內心膽小如鼠,優柔寡斷。張玉成和蕭破站在一起,讓他覺得此事十分可疑。

      ?????再說,誰不想入得仙門?想通這里,李二狗便不動聲色的登上擂臺,走到蕭破的另一旁。這么做好像令他覺得突兀,于是便吹起口哨,一條腿不住的抖動,斜著頭仰望天空,吊兒郎當的站著,表示這一切都是無心之舉。

      ?????身旁突然多出兩個人,緊靠自己,讓蕭破無可奈何,但他并未走開,還是很自然的站在原地,沒有一絲不適應的感覺。

      ?????有三個人上臺,一些人的心就活泛起來,不一會兒,臺上就陸陸續續多出二十多人,其中除了幾個剛剛落選的人,還有十幾個似是身懷武功之人。其他人一樣看出蕭破與常人大為不同,想要走到他身邊,可是看見他身側兩人如殺人的眼神瞧著自己,便走到別處,但并未離蕭破太遠。

      ?????就這樣,蕭破三人在擂臺北邊緣處,其他人如眾星拱月般,將蕭破圍住。

      ?????臺下的那些人不敢再上來,五屬性靈脈,不說測試有性命之憂,即使進入凌虛宗,又能如何?還不如老老實實在臺下看看熱鬧,樂呵樂呵,當成自己以后與人吹噓的資本——爺當年可是參加過仙門測試之人,可惜仙門不識良玉,埋沒自己。

      ?????凌虛宗弟子見再無人上臺,便向腰間的儲物袋摸去,片刻之后,手中出現一疊符紙,揚手揮灑間,符紙就被貼在測試之人身上。做完這一切,五六名弟子放出劍形法器,跳踩其上,升飛半空。

      ?????揮灑符紙的弟子,閉上眼睛,默念咒語,然后眉心一皺,怒睜雙目,大喝一聲:“疾!”

      ?????隨著這聲大喝,符咒立刻無火自燃,但并沒有燒灼到應試之人,只是燃盡消失不見。

      ?????忽然間,擂臺之上,狂風大作,從南向北而刮,臺上之人的衣襟不禁都朝后飄動,呼呼作響。只是這風只對應試之人有效,臺下眾人絲毫沒有感覺到風的存在。

      ?????“從擂臺南邊跳下者,即可通過測試?!?br>
      ?????這時,一些人就開始悔不當初,為何剛才不站在南邊,非要靠近那少年?天下沒有后悔藥,他們也只能抬步向前走。

      ?????走著走著,他們便覺察到不對,越靠近南方,風就越大,才走一丈遠,就覺得邁腿很是艱難,前方可還有二十多丈。

      ?????蕭破看起來甚是輕松,身體也穩如泰山,他身旁的二人則抓著他的衣襟,亦步亦趨。

      ?????在前方的幾人,走到三丈遠處,便站住不再動身,只見他們扎下馬步,閉上眼睛,風已經刮的他們睜不開雙眼。他們臉上的肉,都已經被風吹得抖動起來。他們身子朝后撤些,瞇起眼睛瞧見蕭破正大搖大擺的走來,哪還顧得上其他,立刻回身靠近,抓住張玉成和李二狗的手臂,他們這么一做,自然引得其他人效仿,于是兩條“人體蜈蚣”便在蕭破身子兩側排起。

      ?????對此蕭破只能苦笑:走一步看一步吧,若是真幫不上他們,再動作不遲。

      ?????一支浩浩蕩蕩的隊伍,朝南面移去。

      ?????蕭破感覺自己的身體越來越沉重,但還是吃力的往前走,而他兩側之人,全部都環手扣住身前之人,哪有一分向前走的意思,皆是被蕭破拖拽而行。

      ?????就在走到擂臺中心之時,蕭破身旁的兩條“蜈蚣”忽然飄起來,順著狂風,上下翻飛起伏,這一股勁,差點讓蕭破后仰過去。

      ?????蕭破趕緊前傾身體,穩住雙腳,步履維艱的繼續朝前走。這兩排人的所受的力量,全部施加在蕭破一人身上,可想而知,蕭破現在承受的阻力該有多大,而且是越靠近南邊,阻力越大。

      ?????“看來是時候催動秘術,增強身體的力量?!?br>
      ?????即刻運轉靈力,將靈力在經脈中,按照一定的路線循環。

      ?????“糟糕!秘術竟然不能使用!”

      ?????不管是什么秘術,催發使用的條件并不簡單,在蕭破以前所待的位面或者太玄極鏡,周圍靈氣充足,又有丹藥輔助,自身的修為也比現在高出許多,催動秘術自然手到擒來,但在這里,蕭破明顯沒有實力催動秘術。其實他應該慶幸,現在才知道無法催動秘術,若是在他剛墜入這個位面之時,拼盡全力催動秘術,去殺掉那兩個黑衣人,估計早就喪失性命。

      ?????如今再也邁不出一步,不想些辦法,這次測試是無法成功的。

      ?????于是蕭破便嘴唇微動,向身后的每個人傳音過去:“若想通過測試,就甩掉你后面的人!”

      ?????這時,臺上的人,皆是雙手抓住前一人的腳踝,張玉成與李二狗則拼命鎖住蕭破的肩膀。聽到傳來耳語,眾人也不管是誰說的,為什么會出現在耳邊,他們只想著,現在沒有移動,定是人數太多,拖累少年前進的步伐。他們可不會想是自己拖累的——一定是拽著我的那人!

      ?????臺下的眾人方才已經驚駭的合不上嘴,下巴都快掉到地上。這少年天生神力?一個人拖著二十幾個人前進,他還是人嗎?他們此刻都在后悔,為什么自己不上擂臺,這樣就能依靠少年進入仙門,但下一刻,他們就不再這般想。

      ?????因為他們看見,少年停止前進之后,少年身后的人,都在慌亂用力的將腿一蜷一直,大腳掌一下一下的砸在他們腳下人的面門之上,頃刻間,這些人的面門都已經血肉模糊,涕泗橫飛。有些血滴還被風刮出擂臺,趁著慣性,飛到眾人的臉上。

      ?????他們又慶幸:幸虧沒有上去,要不然非被踹死不可。

      ?????有勇氣上擂臺,面對未知測試的人,哪一個不是懷著必死的決心與堅韌不拔的求仙之夢?即使臉上再痛,也不松手,不松手挨的腳便會更重,他們挨得重,自己下腳便更重幾分,循環往復。

      ?????有兩人最倒霉,便是兩條“蜈蚣”的末端,他們只能承受傷害。有兩人最輕松,便是張玉成和李二狗,他們只負責踹人,好像踹的很盡興,別人死死抓著他們的腳,指甲都陷進他們肉里,也未發覺。

      ?????李二狗身后的“蜈蚣”倒數第二人,由于身體在眾人中,最顯弱小,終于支撐不下,松手向后飛去,沖在臺下眾人當中,立刻砸倒一片人。

      ?????而張玉成身后倒數第三人,雙手忽然快要滑出前一人的腳脖,當即探前一只手,欲往上抓,誰知竟抓到這人布衫下的白褲腿,只聽“呲啦”一聲,這人的褲腿立即被齊根扯斷,露出精壯的肌肉。

      ?????而那三人,“嗖”的橫飛出去,臺下眾人早有預防,立即閃開一處空地,這三人很不幸的摔在地上,口中狂吐血沫子,身體一僵,直挺挺的躺下,不再動彈。

      ?????蕭破感覺身上忽的一輕,便知道自己的話發揮出作用,打起精神,拖拽著還有將近二十人,繼續抬腿朝前邁進。
      大乳抽插喷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