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p id="pkedt"><object id="pkedt"><input id="pkedt"></input></object></rp>
  • <th id="pkedt"></th>

  • <tbody id="pkedt"><track id="pkedt"></track></tbody>
    1.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十六章 脫逃
      ????南荒有正邪兩方勢力,正派有三門四宗,三門分別是昆吾門、太阿門、希夷門,四宗分別是三清宗、禪心宗、凌虛宗以及無極宗。其中三門實力較強,四宗實力較弱,而凌虛宗更甚,只是比實力最小的無極宗稍強一點。

      ?????邪道門派有六家:天魔宮、玄冰極樂門、嗜血****幽冥鬼教、陰陽合歡宗、萬毒殿。

      ?????雙方時常因為一些利益問題,爭的不可開交,但面對大是大非的問題,比如外來勢力的入侵,卻能合至一處,一致對外。

      ?????而整個南荒五十年一次的大比,雖不是什么是非問題,亦能讓他們較為和平相處的共事,不得不說很怪異。

      ?????聽聞黑袍人講到十年之后的大比,端木云詫異的轉頭望了對方一眼,道:“此事不是還有十年?”

      ?????“確實如此,可是最近我發現,這些正邪勢力好像察覺到了我的存在,在暗地里追蹤我的痕跡。我覺得我還是少露面為好,宗門大比之前,我應該不會來找你了?!焙谂廴丝粗较碌男苄艽蠡?,停止了說話。

      ?????端木云若有所思的微微點頭,好像知曉黑袍人話中的意思。

      ?????“嘿嘿,你能在短時間內進步神速,突破通脈期,完全是因為我給你的丹藥,你可不能辜負我對你的期望,若是你沒有達到要求,后果自是不用我多說?!焙谂廴说脑拵е{侃,但端木云卻感到一股涼氣直襲心頭。他當然明白后果,無非是自己的命。

      ?????不過端木云卻不想做別人的傀儡,好在黑袍人只是安排一些任務給他,其他都沒有對他進行任何限制,否則端木云寧死不從!

      ?????“我的事就不勞您操心,我自會處理好?!倍四驹评溲曰鼐吹?。

      ?????黑袍人笑著看一眼端木云,眼神露出贊許之色,連續大叫三聲“好”字,一聲比一聲高亢,話音剛落,話鋒突然又轉變:“你還是不打算告訴我眼前發生的事情?”黑袍人明顯感覺出,此地戰斗殘留的氣息,是兩個甚至不止兩個,實力仿佛在化元期修仙者的戰斗痕跡,若說沒有蹊蹺,他如何也不會信。

      ?????“若是閣下事情已經辦完,就離開此處吧,相信用不了多久,凌虛宗的人便會來調查此地,你若是仍在這里逗留,被他們發現可不是什么好事?!倍四驹粕陨詣駥б幌?,又道:“出來這么久,我也該回到宗門?!?br>
      ?????“你不愿說就罷了?!焙谂廴撕俸僖恍?,便不再將這事放在心上,對方不告訴他,顯然此地發生的事情,與他毫無瓜葛。他后退一步,雙手掐訣,眨眼間,就化作一股清風,消失不見。

      ?????與黑袍人糾纏這么久,山下的事還沒有弄清楚,端木云不再逗留山頂,下山途中順道滅了大火,尋往已成為廢墟的蠻狐林。

      ?????把附近搜查一遍的端木云,不由定住身形,思考起來:明明在山上時,還見有一人躺在此處,為何下來就不見了?

      ?????苦思無果后,他便放棄搜尋,離開廢墟之地。

      ?????“這人要么已經離開,要么隱藏在某處,使自己找不著他。還是先去追趕那名雜役弟子吧,看他的傷勢,應該逃不了多遠?!?br>
      ?????于是端木云祭出飛劍,向凌虛宗的方向疾飛過去。

      ?????蕭破深受如此重傷,遁逃的速度豈能太快?

      ?????他用盡力氣,忍著全身的劇痛,正快速奔跑,即便這樣,也只是像一個平凡人跑動的速度一樣。

      ?????“估計不多久,那姓曹的就要恢復過來?!?br>
      ?????蕭破眼中的光不斷閃爍,過了一會兒,毫不猶豫地取出一只身形較小的二階妖獸尸體,取出匕首,削鐵如泥般破開妖獸的頭,里面赫然正安安靜靜的放著一枚灰色的珠子——妖丹。

      ?????“運氣還不錯,第一個二階妖獸就存在妖丹?!笔捚颇贸鲅?,再用匕首將妖獸的脖頸劃開,妖獸的血液便順著脖子上的絨毛流下來。蕭破不假思索,趕緊把妖丹托在正流淌而出的血液之下,灰色的妖丹,一眨眼就被染得血紅。

      ?????正常獸血丹的煉制步驟,是將妖丹浸入盛放好妖獸精血的容器中,然后經過特殊的祭煉之法,讓妖丹吸收完全部的精血。但是現在肯定無法做這些,如果真要按這種方法煉制,沒有兩三個時辰,是辦不到的。

      ?????“也只能簡單的湊活一下了?!笔捚屏⒓次兆⊙?,調動靈力,把獸血丹裹住,他的靈力在獸血丹上正按照某種奇特的運行方向轉動。

      ?????約莫一炷香的時間后,妖丹上的血跡竟全部消失不見,而妖丹的顏色,也從灰色,變作灰白色。

      ?????蕭破停下腳步,深呼吸一口氣,望著手中的獸血丹,牙關一咬,仰頭把雞蛋大小的獸血丹整個吞入口中,艱難咽下。

      ?????初時只是感覺有幾分噎,還未有其他感受,只是這樣還未持續多久,蕭破忽而覺得從胸口傳來一股氣,頂著胸脯,順著嗓子,一股腦兒朝嘴巴涌去。

      ?????“嘔——”

      ?????一陣干嘔聲隨之而來,伴隨著非常辛辣的味道,好在蕭破仍舊能忍受,將妖獸尸體收入儲物袋中,順著胸部輕撫幾下,穩定著呼吸。

      ?????而后蕭破全身的血液猶如沸騰一般,急劇翻滾流動,像是靈魂被燃燒一樣。他明白,獸血丹的效果已經開始慢慢發揮作用,自己的潛能也被提升上來。

      ?????蕭破忍下痛苦,稍一提勁,抬步如飛,大步流星向凌虛宗進發。

      ?????大約過去小半個時辰,蕭破終于有所察覺,“端木云?他不是回去了嗎?他此行的目的是為了給端木亮報仇還是?”

      ?????蕭破心里沒有底,但他明白,不管對方為何而來,對自己都是不利的。

      ?????還未將疑慮放下,蕭破又驚了一聲:“前方還有一群人!唉,當真是前有狼,后有虎?!彼辉俣嘞?,立刻隱沒身形,跳向樹林另一邊,斜走回凌虛宗。

      ?????而對面的那群人,正朝這邊疾行。

      ?????“師姐,到底發生了什么事,這么急著將我們召來?”一個凌虛宗弟子,邊飛行邊朝身旁的人問道。

      ?????林蓉兒一臉神秘的笑容,讓人不禁浮想聯翩:到底是什么事才能讓這位平時在門派波瀾不驚,目空一切的女魔頭露出這樣的表情。

      ?????她只是淡淡說道:“到地方不就知道了?”

      ?????端木云正在追蹤目標之時,突然發現目標不見蹤影,這讓他想起之前的事。

      ?????“果然這樣,這名雜役弟子早早就躲在蠻狐林中,怪不得剛剛見他是沒有遇見性的突然跳出?!?br>
      ?????今日所都發生的事是偶然?還是早有預謀?這個問題一出現,就在他心內揮之不去。
      大乳抽插喷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