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p id="pkedt"><object id="pkedt"><input id="pkedt"></input></object></rp>
  • <th id="pkedt"></th>

  • <tbody id="pkedt"><track id="pkedt"></track></tbody>
    1.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十七章 回宗
      ????沒有頭緒的端木云也只能繼續前行,結果卻與林蓉兒率領的凌虛宗弟子不期而遇。

      ?????“既然遇上,便去打個招呼,免得落人口實?!倍四驹齐m說是凌虛宗內門弟子第一人,但在宗門中,與眾弟子的關系卻是一般,一來是因為他待在門中的時間都在閉門苦修,二來,黑袍人安排的任務令他時常外出,所以與其他師兄弟交流甚少。

      ?????他收起飛劍,走上前去,正要說話,卻被林蓉兒搶先一步。

      ?????“原來是端木師兄,你不在宗門待著,為何出現在這里?”林蓉兒似笑非笑地打量著端木云,眼神露出譏諷之意。

      ?????端木云未在意,隨聲道:“我剛從家族歸來,正要回宗門?!彼麙咭谎哿秩貎荷砗笾?,大概有十幾個內門弟子隨同。

      ?????其實此刻他心里跟明鏡似的,方才蠻狐林的動靜如此之大,凌虛宗的人肯定有所察覺,前來查看不無意外。

      ?????“前方好像鬧出不小的動靜,不知是何緣故?”林蓉兒抱胸而立,靜靜等待端木云作答。

      ?????暗嘆一口氣的端木云道:“我路過時蠻狐林已是廢墟一片,別無他人,亦不知發生什么事?!?br>
      ?????“是嗎?”林蓉兒冷笑一聲,接著道:“那我們便再不打擾端木師兄?!绷秩貎簱P手一揮,一聲令下,眾弟子就跟著林蓉兒繼續朝蠻狐林的方向行去。

      ?????在與端木云擦肩而過的時候,林蓉兒朱唇微動,向他傳音過去:“莫要讓我抓到你的把柄,哼!”說罷,便“嗖”的一聲,如離弦之箭,眨眼就沖出數丈遠。

      ?????伴隨著凌虛宗弟子的離開,端木云表情淡然,“看來凌虛宗已經有人對我產生懷疑,好在黑袍人近期不會再來找我?!毕肭宄壳懊媾R的問題,端木云便毫不猶豫,直飛凌虛宗。

      ?????只是他沒有想到,有一人正暗暗追蹤他。

      ?????蕭破也是不得已而為之,曹煥什么時候恢復,他也不知道,所以想要安全到達凌虛宗,必須找一個實力相對強大的人做庇護,眼前正好有一人,不用白不用。

      ?????卻說曹煥也是心急,明明已經恢復,卻什么也做不了,蠻狐林有十幾名凌虛宗弟子正鋪天蓋地的搜查所有可能存在的蛛絲馬跡,他只要稍作動彈一定會被發現。

      ?????好不容易找到一時空檔,暗中悄悄溜走,追到蕭破時,地點已經接近凌虛宗山門,拿下蕭破倒是輕而易舉,但他不遠處卻有一名同樣是通脈期的凌虛宗弟子,看起來比那六人強上不少。

      ?????此刻曹煥雖然身上有傷,但面對這人,還是能夠取勝,甚至擊殺他也不在話下,只是需要耗費些時間。此地距離凌虛宗很近,鬧出的動靜肯定能驚動宗門之人,到時出來一些“高階”修士,絕不是自己能應付的,為此事而丟性命,絕對不值得。

      ?????權衡利弊之后,曹煥便默默隱退,“如今也只有尋著一處療傷之地,另外再找機會了?!卑档酪宦暱上е?,他頭也不回的離開這里。

      ?????山門前有兩個值守弟子,端木云上前問候閑聊幾句,就進入山門內,登上山去。

      ?????蕭破卻不能立即跟隨其后,保險起見,也只能暗暗蹲在這里,等待一段時間。

      ?????天欲臨黑之時,蕭破隱藏自己身上的傷勢之后,才上前交了雜役弟子令牌,進入宗門。

      ?????回到住處休息一夜,他就朝雜事殿退還任務,沒有完成的任務,退回是要扣除貢獻點的,但蕭破并不在意,命能保住,已是萬幸,貢獻點什么的,以后繼續再賺取就是。

      ?????今日值守的還是之前那名執事弟子,因為時間并未過去多久,所以他對蕭破領取這吃力不討好的任務有所印象,一見蕭破進門就喜笑顏開,這讓蕭破很意外,心中不禁疑惑,更是多了幾分謹慎。

      ?????“蕭師弟,你終于回來了,任務沒有完成吧?沒關系,我再給你換一個,保準是好任務,既輕松,獎勵又豐厚!”他哈哈大笑的拍著蕭破的肩膀說道,神情好像多年未見的兄弟。

      ?????還未待蕭破回答,他便輕車熟路的接過蕭破的弟子令牌,動作行如流水般幫他辦完一切。

      ?????如墜云霧的蕭破連狀況都沒有弄清楚,就被他歡送出殿門,臨別才道:“蕭師弟可別忘了在端木師兄面前為師兄我多多美言幾句?!倍笥只氐诫s事殿內,不讓蕭破有回絕的余地。

      ?????在他此話剛剛出口之時,蕭破的心“咯噔”的跳一下,“端木云竟然開始調查我?”他不知道端木云向執事弟子詢問了什么,但毫無疑問,他以后的生活將會變得不再輕松。

      ?????離開凌虛宗?這絕對行不通,外面曹煥正守株待兔,張著網等他鉆??墒亲陂T內就安全?端木云摻和進來,絕不是什么好事。

      ?????前所未有的危機,逼迫著蕭破,“必須要快速提升實力,不然只有死路一條!”

      ?????趁著端木云對自己一無所知之時,趕緊修煉,修為越高,自己越安全。

      ?????蕭破很懂這個道理,他也沒有管執事弟子給他安排的是什么任務,因為他沒有閑心管這些東西,提升自己的實力,才是最主要的。

      ?????蕭破回到住處后,便閉門不出,準備沖擊凝液期。

      ?????萬事具備,唯獨時間,給的再多,蕭破都嫌少。

      ?????從儲物袋中翻出一方銀色的小型爐鼎,蕭破所帶的這個煉丹爐不同尋常,別人煉丹都需要生火,蕭破卻不需要,此煉丹爐有一個名頭,叫做寰宇鼎,利用仙晶便能達到無上真火的效果,不然蕭破也不至于區區一個聚氣五層的修士,便敢開爐煉丹。

      ?????煉丹需要對火候進行極其精準的掌控,一般的聚氣期弟子莫要說煉丹,就是控制火候都成問題,一邊控制火候一邊分解混合煉制丹藥所需的材料,沒有凝液期的靈識,根本辦不到。

      ?????蕭破曾經已達真仙之境,修為雖說降到聚氣期,仙識也變成靈識,但靈識比聚氣期修士強大太多,甚至比一般的凝液期修士都強,這也是蕭破敢煉丹的基礎。

      ?????其次,便是煉丹師的品階,要知道修煉成仙,所需的丹藥的數量絕對龐大到不可想象。每一個仙人都是道級煉丹師這句話可不是玩笑,但蕭破卻是一個另類。

      ?????原因就在于蕭破之前所修煉的功法《傀仙訣》,這本功法很奇特,因為它里面的傀儡,可以幫助修煉者完成大多數日常工作,其中一項就是煉丹。

      ?????傀儡可以煉丹?

      ?????若是在其他位面,這是駭人聽聞的說法,但在太玄極鏡中,是普遍存在的。只是其他人的傀儡都是煉制一些供日常開銷的普通丹藥,蕭破的傀儡卻是能煉制他會煉制的一切丹藥,前提是他要“教”他的傀儡,當然這個過程是極其復雜的。

      ?????這也是為什么其他仙人都是道級煉丹師,蕭破只是圣級煉丹師的原因。

      ?????不過圣級煉丹師在五方界存不存在,都是一個疑問,就如同長生期的修仙者,沒有長生期的修仙者,空談圣級煉丹師是笑話。

      ?????所以除了實力不到,一些特殊的煉制之法不能使用,其他丹藥的煉制,蕭破皆不再話下,獸血丹自然在其中。而成丹率自是不用多言,高的出奇,再加上獸血丹本就不是容易煉制失敗的丹藥,所以煉制獸血丹不存在失敗一說。

      ?????蕭破所住的木屋因為存在一些簡單的禁制,是凌虛宗防止其他人偷窺房屋主人而設置的屏蔽靈識的禁制,這倒讓蕭破省些工夫。

      ?????取出一階妖獸,尋找妖丹,在破開近二十個妖獸之后,才得到一枚一階妖丹,可想而知,一階妖獸所懷妖丹率,是多么低。

      ?????將這只妖獸的精血與妖丹全部放入丹爐內,蕭破便開始生火煉制起來。

      ?????煉制一階獸血丹是因為蕭破的修為實在低的可憐。

      ?????先前吞食簡單的二階獸血丹,是不得已而為之,當時情況緊急,為激發更多潛能,才這么做,也因為它是簡單煉制而成的,蘊含的能量與對身體的傷害仍在蕭破的承受范圍內,若是正常的二階獸血丹,蕭破一定不敢吃,聚氣期吞食二階獸血丹,活膩了!

      ?????但蕭破也為此付出了代價,他明顯感覺到體內的精血被燃盡一些,若把全身的精血分成百份,他至少失去兩三份,這已經是相當高昂的代價了。
      大乳抽插喷浆